浩然文史 / 待分類 / 非洲最可怕恐怖組織是如何產生的?本可取...

分享

   

【菜鳥驛站香港自提點】非洲最可怕恐怖組織是如何產生的?本可取締,可惜烏干達錯失良機

2021-01-14  浩然文史

    今天的烏干達鄉村

    上回書我們講到,非洲烏干達北部的一位普通婦女,號稱聖靈附體,居然拉起了一支數萬人的反政府武裝,她就是拉卡維娜·奧瑪。拉卡維娜很快就失敗,然後逃亡國外,但是她卻給很多野心家提供了榜樣,不少人也打着聖靈附體的旗號傳播邪教,組織反政府武裝,這其中最有名、影響最大的,就是聖靈抵抗軍的創始人約瑟夫·科尼。

    一、約瑟夫·科尼的崛起

    約瑟夫·科尼,據説是拉卡維娜的遠方親戚,不過這事兒很難考證。拉卡維娜在烏干達北部傳教,招兵買馬的時候,約瑟夫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他看見拉卡維娜及其支持者的聲望越來越大,便説自己是拉卡維娜的旁系兄弟,也拉起了一支反政府武裝。拉卡維娜並不喜歡約瑟夫,堅決否認自己和約瑟夫有什麼關係。1987年,拉卡維娜被烏干達政府軍擊敗,約瑟夫迎來了自己的機會。

    約瑟夫·科尼

    拉卡維娜能憑藉一人之力攪亂整個烏干達,和烏干達複雜的民族關係有關。穆塞韋尼領導的南方人奪取了烏干達政權之後,很多烏干達北方軍就變成了反政府軍。掌權的烏干達南方人對待北方人的態度非常粗暴,這也導致很多人加入了反政府武裝。拉卡維娜雖然失敗,烏干達國內的矛盾卻並沒有消除。約瑟夫·科尼趁機宣稱拉卡維娜的力量已經轉到了自己身上,於是爭取到了不少拉卡維娜的信徒。

    烏干達總統穆塞韋尼

    約瑟夫舉起反旗的頭幾年,還不成氣候,只是四處打打游擊,連軍隊的名稱也經常變化。也正是在這幾年間,穆塞韋尼的烏干達政府得到了鞏固,主要的反政府武裝都被剿滅。約瑟夫·科尼的軍隊雖然還在活動,但是看起來也沒什麼威脅。在穆塞韋尼看來,北方已經平定,北方人也鬧不出什麼波瀾了。

    二、反政府軍的正規化

    約瑟夫·科尼的轉機發生在1988年,這一年,烏干達北方的主要反政府軍“烏干達人民民主軍”向穆塞韋尼投降,一些不願意投降的士兵就加入了約瑟夫的部隊,這些士兵很多都是長期參與內戰的老兵,和穆塞韋尼的仇怨很深。這樣一來,原本的烏合之眾就出現了幾位職業軍人。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拉特克和奧特魯,這二人一個幫約瑟夫制定了完善的軍隊紀律,一個幫約瑟夫制定了完善的游擊戰術。

    聖靈抵抗軍士兵

    更妙的是,這二人死的也恰到好處。約瑟夫出身草莽,本身並不懂軍事,拉特克和奧特魯幫助他組建了正式軍隊之後,在軍中的威望一度壓倒了約瑟夫。不過,在1988年和1989年,這二人在與政府軍的戰鬥中先後被擊斃。二人的死雖然沉重打擊了部隊的士氣,也導致很多人向政府投降,但是約瑟夫從此在部隊當中就沒了競爭對手。

    三、北方行動的失敗

    在烏干達政府看來,約瑟夫的部隊連續損失兩位大將,元氣大傷。但是約瑟夫卻趁機將整個部隊牢牢抓在自己手上,並且正式將組織命名為“聖靈抵抗軍”。約瑟夫憑藉此前已經非常熟練的游擊戰術,在北方地區大肆劫掠,以戰養戰。為了徹底剿滅聖靈抵抗軍,穆塞韋尼決定發起代號為“北方行動”的大規模軍事圍剿,任命大衞·廷耶福茲為政府軍總指揮。

    遺憾的是,烏干達政府軍並沒有改變地域偏見。來自南方的政府軍和政客們並不關心北方民眾的生命財產安全,大衞·廷耶福茲下令用嚴厲的手段進行鎮壓,很多北方民眾遭到隨意逮捕和酷刑。約瑟夫·科尼對此的迴應是加強恐怖活動,用武力脅迫民眾支持自己,任何膽敢與政府軍合作的民眾都遭到聖靈抵抗軍的瘋狂報復。於是,政府軍的打擊不僅沒有消滅聖靈抵抗軍,反而使得聖靈軍更為野蠻和瘋狂。一段時間之後,烏干達政府只能宣佈圍剿行動失敗。

    聖靈抵抗軍士兵在打游擊戰

    四、艱難的和談之路

    屢次圍剿,不僅沒有消滅這個可怕的恐怖組織,反而使得約瑟夫·科尼的力量日益坐大,更要緊的是,每次政府軍圍剿失敗之後,都會招致約瑟夫·科尼更為血腥殘忍的報復,這導致約瑟夫·科尼家鄉的人民都極其厭惡這個恐怖分子。這導致了更為致命的結果:約瑟夫·科尼最後索性放棄了一切安撫民心的做法,轉而將自己的組織變成純粹的為了暴力而暴力的恐怖組織,所到之處動輒進行大屠殺,並通過掠奪兒童加以洗腦的方式來擴大自己的隊伍,在很長時間裏,聖靈抵抗軍的主力就是被洗腦的兒童軍。

    被洗腦的兒童士兵

    在烏干達北部人民看來,穆塞韋尼政府根本就不關心北方民眾的死活,他們迫切希望穆塞韋尼政府與聖靈抵抗軍談判。對於靠武力打下江山的穆塞韋尼來説,和一個勢力弱小的恐怖組織談判是一件非常掉面子的事。不過,隨着烏干達北部局勢的日益惡化,國際社會對此事的關注度也越來越大。更重要的是,聖靈抵抗軍還捲入到蘇丹內戰當中。當時的蘇丹南部地區出現了愈演愈烈的分離運動,最終導致了南北蘇丹之間的內戰。基於宗教和地緣政治的考慮,穆塞韋尼政府在蘇丹內戰當中支持南蘇丹的分離運動,作為報復,北蘇丹決定支持聖靈抵抗軍,這使得北烏干達局勢有演變為國際事件的趨勢。

    北蘇丹士兵

    內憂外患之下,穆塞韋尼政府決定開啓和談之路,而積極促成和談的是當時北烏干達總理辦公室事務長比貢貝。比貢貝是出生在北方的阿喬利族女性,和以南方人居主導地位的穆塞韋尼政府不同,比貢貝十分同情北方居民的處境,因此積極謀求南北和解,並且多次向聖靈抵抗軍伸出橄欖枝。比貢貝的政策得到了北方民眾的歡迎,甚至連約瑟夫·科尼也萌生了與政府軍和談的希望,畢竟他最開始起兵是希望效法拉卡維娜武裝奪權,然而年復一年,奪權的希望日益渺茫,約瑟夫·科尼也因此產生了卸甲歸田的念頭。

    貝蒂·比貢貝受邀在美國和平研究所發表演講

    雙方的和談在1993年左右開始,在一些阿喬利族部落長老的牽頭下,雙方進行了好幾次接觸。聖靈抵抗軍希望政府能進行大赦,比貢貝也希望政府不要秋後算賬,可以説,約瑟夫·科尼在當時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野心,只希望在放下武器之後不被清算,這一時期也是和平解決北烏干達亂局的最佳時機。然而,穆塞韋尼內心是極其反對和談的,在他看來,約瑟夫·科尼之流隨時可以被消滅。於是,在和談期間,穆塞韋尼暗中調動政府軍北上,甚至採取各種陰謀手段破壞和談,希望約瑟夫·科尼主動放棄談判,從而承擔開啓戰端的罪責。果然,約瑟夫·科尼得知好幾位支持和談的阿喬利族長老遭到暗殺,並且政府軍在和談期間祕密北上,便索性撤出了談判,重啓恐怖活動,而這正是穆塞韋尼政府所希望的結果。但是出乎穆塞韋尼等人意料之外的是,約瑟夫·科尼的恐怖活動在未來的十幾年中成為烏干達和非洲數十個國家的噩夢,給無數百姓帶來了可怕的災難,這後續的故事,我們將在下一篇文章中繼續講述。

    文史君説

    一般來説,國際社會對穆塞韋尼政府結束烏干達內戰,帶來烏干達局勢的長治久安還是有目共睹的,尤其是穆塞韋尼政府在重振烏干達經濟和遏制烏干達艾滋病蔓延上做出了很大的貢獻,穆塞韋尼政府也因此多次連任,長期把持烏干達政權。但是,在處理北烏干達的聖靈抵抗軍問題上,由於穆塞韋尼政府的多次錯誤決策,導致恐怖活動持續擴大,最終到了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從本質上來説,來自南方的穆塞韋尼政府確實沒有太把北烏干達局勢放在眼裏,也沒有興趣爭取北烏干達人民的支持,這種門户之見,不得不説是穆塞韋尼政府的重大失誤。

    參考文獻

    王濤:《烏干達聖靈抵抗軍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作者:浩然文史·隔壁小王博士)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户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
    ×

    ¥.00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

    開通即同意《個圖VIP服務協議》

    全部>>